紙團未驗出精子 男帶人妻上摩鐵仍要賠

台北一名丈夫懷疑妻子與王男外遇,事先得知兩人將上摩鐵,報警後帶徵信社上門抓姦。全案雖經檢方以紙團未驗出精液等理由,做出不起訴處分;但法官表示,被告2人在房內遭錄下僅穿內褲的畫面,男子也被拍到用餐時將手放置於女方腿間,均屬逾越一般男女正常社交範圍,因此仍被判連帶賠償20萬元給原告,仍可上訴。

台北地院判決指,丈夫事先得知妻子將帶女兒與小王赴飯店投宿,氣帶徵信社員與員警破門自揭不倫戀。他當時雖見被告2人有穿上衣,但下半身僅穿內褲,且房內床鋪已被翻動,垃圾桶內又有使用過的保險套盒子與衛生紙,認定兩人偷情。此外,丈夫也發現,妻子帶女兒與小王共赴火鍋店用餐時,竟當女兒面前與男子相吻、擁抱,更有被撫胸與摸下體的畫面,怒提妨害家庭告訴。

男子應訊時自清,他與女方僅是談話投機的朋友,因此當女子提到被丈夫施暴時,他才碰面安慰;被告也說,女方當時剛進行胸大肌剝離手術完畢又有心臟病,均須定期服藥,遂委託自己陪同一起照顧小女,本於朋友情誼,才為林妻與女兒安排住宿。

他接著解釋,當天原要返家休息,但考量時間已晚、便宜行事下才留宿,怎知剛沖完澡走出浴室,就被林男、徵信社與員警破門蒐證,自認是誤會一場。
他強調,現場2袋衛生紙,僅1袋被帶回鑑定,但未發現精液反應,另1袋則未受檢,已可證明雙方沒有發生性事;加上告訴人的女兒也在場,更不可能當面做出踰矩行為。

對於被控在餐廳時當女兒面有調情行為,他更反駁,當時是為撿小女孩掉落物品,否認有任何不當動作。台北地院法官認為,即便檢方因衛生紙未驗出被告精液等原因,做出不起訴處分;但2人在房內僅著內褲,且男方確實在餐廳將手放於女方腿間,均屬逾越一般男女正常社交範疇,仍判被告2人應連帶賠償20萬元。

婚姻矛盾不容置疑

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今天,再婚的家庭也水漲船高。然而再婚家庭能夠幸福的卻屈指可數,少之又少。因此有的人就像習慣性流產一樣,會多次離婚,最終還是孤身到老。

再婚家庭面臨諸多問題:雙方的孩子、父母,經濟問題。再婚後,要和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孩子同居在一個屋檐下,對許多人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。生活中難免有磕磕碰碰,對個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的教育這個度很難把握,松不得嚴不得,一不小心就會落得個出力不討好,家裏雞飛狗跳,夫妻不和。在結婚前,再婚者都會信誓旦旦地說「會把孩子當成自己親生的孩子」,其實多數人沒有那麼博愛,對待繼子女,要麼冷漠,要麼是疏離的客氣。

經濟問題也是再婚家庭面臨的一個問題。再婚的夫妻多數不會像原配夫妻那樣夫妻同心,經濟上沒有隱瞞。牽扯到利益問題時,他們考慮最多的是自己和自己的親身子女。

徵信社:如此情況,妳敢出軌麽?

徵信社:如此情況,妳敢出軌麽?

十年來王強一直生活在提心吊膽中,他自己都不知道妻子在哪裏在看著他,由于十年前的一次外遇,之後妻子就對他進行了監視,妻子的眼睛在王強看來一直都在自己的身上。
有ㄧ次,王強走在大街上,妻子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,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一直看著他,這洋的情況讓王強無處訴說。
據王強自己訴說:他與妻子阿梅結婚已經有十六年了,他們的婚姻是通過相親而結合的,當時之所以走在壹起,阿梅認爲王強做事踏實,而王強也認爲阿梅賢惠。
他們之間的矛盾是從有孩子開始的,自從有了孩子之後,工作與孩子讓這個家庭變得有點亂,從不吵嘴的他們也會因爲壹些小事而擡杠。王強的出軌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,小麗的出現讓王強認爲妻子十多麽的幼稚。小麗走在生活上的積極態度深深的吸引了王強,和小麗在壹起王強就會把與妻子之間的不快全忘了。

最終王強沒有控制住自己,他與小麗就在上海生活了ㄧ段時間,這之間的感受是妻子給不了自己的。王強在事後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他也與小麗說好了以後不再見面,但事實卻並非如此,長時間的如此,終究沒有逃過妻子的眼睛。那天晚上夫妻兩有了從未有過的ㄧ次大吵,最終妻子要求王強跪在她的面前寫下保證書,此事在王強看來可以告壹段落了。
有ㄧ次,王強出門的時候,剛走出不遠遇到了ㄧ同事,他對王強說小兩口招架過ㄧ段時間就完了,爲什麽走路還ㄧ前壹後,王強轉身才發現妻子ㄧ直跟在自己的身後,王強當時就火了,妻子什麽都沒說走了。 
這洋的生活ㄧ過就是十年。

我們在對王強妻子的聊天中,發現她也有自己的苦衷。她自己害怕失去著了家庭。
夫妻之間的矛盾只有夫妻多溝通,我們作爲旁觀者只能給予建議,最終如何解抉還是要看他們自己的態度。

轉載 編輯 請注明!

捉姦太過火丈夫情夫都被訴

科技業服務的黃姓男子與已婚邱姓女同事婚外情,車震時被邱女丈夫抓姦,要求黃擺桌洗門風道歉,黃拒絕並反控邱女丈夫強制罪,兩人分別吃上通姦、強制罪官司。 卅二歲的邱女與丈夫育有兩子,丈夫原連同她一併提起妨害家庭告訴,因她向檢察官坦承通姦,並向丈夫懺悔,獲得丈夫原諒撤回告訴。她氣黃姓男友明明與她發生婚外情竟不承認,還控告她老公抓姦不讓離開,涉嫌妨害自由「真的很過份!」 邱女丈夫控訴,妻子比黃姓男子大四歲,黃明知妻子已婚,前年十月起,兩人晚上八點多下班時,多次在公司停車場附近搞車震。他覺得妻子舉止可疑,去年底開始跟監都無所獲。 直到十月底,終於在竹科展業一路上,發現黃姓男子衣衫不整,坐在妻子轎車後座,全身只剩一條內褲;他奔回自己轎車準備拿手機拍照蒐證,黃趁機穿好衣褲,意圖下車離去。

他一時氣憤且為阻止黃姓男子離去,出手毆打黃,並取走黃的員工識別證,才讓黃離去。事後,他要求黃擺桌「洗門風」,黃拒絕。 黃姓男子反控邱女丈夫妨害自由,並否認有通姦事實,但邱女指證「他明明就只穿一條內褲!」黃還控邱女丈夫強索三百萬元遮羞費,邱女丈夫辯稱「只有要他擺桌洗門風,希望他賠償我的損失,但從來沒說過三百萬這個數字!」 邱女丈夫與黃姓男子在偵察庭上互控對方不是,沒人願意撤告或和解,檢察官偵查終結,將兩人起訴。